NB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择嫁 > 正文 第五章 怪人

正文 第五章 怪人

    (一秒记住无弹窗小说网www.nb80s.com)    “雨竹,你带几个信得过的套辆马车把东西都给我运回来!”

    “阿莱,你在这里仔细看着,一个人也不许放跑!”

    她又站在青石阶上,四下环顾一眼,支使了自己院中的管婆子:“你将今日在这里的人数都点上一遍,自事完之前,日日点卯三遍,一个人都不许多,一个人也不许少!”

    “待主子们出去后,将东厢房整个上锁,厨房里自会有人给送吃食!”

    海氏见凌安威重令行,她又一贯口无遮拦,在底下朝叶氏说道:“这样看来,安儿比之咱们两位不知要强上多少,不愧是自小养在老太太膝下的!”

    叶氏强笑道:“你却也是老太太亲选的儿媳,日日同俞氏亲近怎地没有半分警觉?”

    海氏被叶氏讥讽,这才感觉自讨没趣,看过热闹,捂嘴打了个哈欠,方讪讪地离去。

    俞氏呆若木鸡,散发如疯妇一般。

    凌安看着她可怜神色,竟生了几分怜悯之心,但还是扶着叶氏跨出了小石屋。

    东厢房处守夜的婆子丫鬟俱惊醒了,见到叶氏自后屋出来,慌忙来迎。

    “大夫人!这是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她醒来时,进去才发现俞氏不在房内,心觉大事不好,现如今又见众人乱糟糟的都涌入到东厢房了,便更加惊慌。

    叶氏看是杜双喜家的,认得是俞氏的陪房,便冷脸道:“去问你家主子去!”

    那婆子领着双桃二丫鬟讪讪地急奔过去。

    后屋便传来一阵哭天喊地声。

    凌安送了叶氏回房,自个儿便再回倚风阁去。

    她坐定后,再猛灌了几口茶,长舒一口气,自言自语地感叹:“今日可真是太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险法?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黄槐树上传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凌安看见有个修长的影子映在窗子上,她急奔过去,果真又看见他。

    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他们在这样的场景下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。

    凌安仰头朝那个站在树梢的白衣男子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还是抱着剑,蒙着黑衣,只露出两个眼睛来,今晚还是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,竟然有些出乎意料的好听。

    婆子丫鬟们都出去了,他是料定了没人才说话的吗?

    凌安并不害怕,他武功一看就很高,就算满院子里的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手,也许阿莱可能抵抗的住一时,但阿莱常住在垂花门后面的倒座儿房里,不能进内宅。

    凌安欣喜地跑到树下,她腰间别的铃铛跟着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又盯着看他的一双黑眸,不禁想看看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她朝树上喊。

    风“呼呼”地吹过,他高的仿佛就像站在那轮月亮上一般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时常来给她捎信,她没有那么简单能摆定俞氏这般心思缜密的人。黄鹂儿几次通风报信给俞氏,都是凌安故意透露出去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下来吗?”

    那人摇摇头,风吹起他月白色的袍子和他一头鸦青的长发。

    他带了根黑管的九节箫来,箫孔中漂出的音韵如丝,如雾,朦朦胧胧地将空间漫在其中,溢满了,从空间溢出去,向下,向前,悠然的腾起无声无息的起伏。

    凌安只会抚琴。

    铃铛又响起来,她跑回了房,拿出那把已蒙灰的绿琦琴,由桐木梓木而成。

    “铮”地一声,凌安右手拨弦而动。

    那男子的箫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凌安抬眸看他一眼,玉指翻飞,炫耀起琴技,弹起一首《梅花三弄》来!

    “梅花一弄戏风高,薄袄轻罗自在飘,半点含羞遮绿叶,三分暗喜映红袍。”

    “梅花二弄迎春曲,瑞雪溶成冰玉肌,错把落英当有意,红尘一梦笑谁痴。”

    “梅花三弄唤群仙,雾绕云蒸百鸟喧,蝶舞蜂飞腾异彩,丹心谱写九重天,空凭遐想笑摘蕊。”

    那男子箫技竟丝毫不落于她琴技,她当初学琴之时,曾被桑师傅夸赞对这首曲子把握的最好,但此刻听这男子所和的箫声,浑厚有力,更加将梅花坚贞不屈傲霜斗雪的品格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箫声如水,琴音如澜,两人不知不觉中已和完一曲。

    凌安心中大喜,颇觉得遇流水知音,不禁抬头望树梢望去,那男子却也明眸望她,刹那间四目相视,两人皆感心意相通,实在不必再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!”

    屋外传来一阵呼喊声,凌安急收了琴,任风吹了吹滚烫的双颊,袅袅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院中见面,凌安再偷看一眼,那男子已消失不见,遂携雨竹回房说话。

    雨竹解下褐色斗篷,只独穿了里面一件青红袄儿,奔波出汗,待喝下满一口凉茶,才交代道:“小姐,那玉贵斋的东西皆被藏在了那里,还有一应的账本也都完好无损!”

    “那便好,那便好,总算不至于浪费了阿爹和哥哥多年的心血!”

    玉贵斋里的物件随便拿出一件来,也值当寻常人家一辈子的花销了~

    “我适才先去了夫人那儿,把东西都交过去了!”

    凌安听了,心想今日终究可以睡个好觉了,又听得雨竹说道:“小姐,三夫人和大夫人刚才得到信,三位老爷明日一早便乘船能到码头!”

    “是为着俞氏的事么?”凌安问,但转念一想,阿爹他们没有顺风耳和千里眼,也没有那么快能得知此事。

    雨竹摇头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咚!咚!咚”

    “是外头的更夫,四更天了,你也奔了一天,快去睡罢!”凌安心疼地望了雨竹一眼,这丫头是个心眼老实又心眼死的,对她极其亲近。

    可惜她被冠上了克夫的名声,连累她也不能嫁人,叶氏曾经帮她配了娘家陪房的亲孙子,在外面打理一家米粮铺子,也是个勤恳的好人。

    雨竹却执意不肯。

    她此刻眼圈发黑,哈欠连天,便行礼退下。

    待她退下,凌安却仍无丝毫倦意,却又踱步到院中,望着那棵黄槐树痴痴地发呆。

    她不由想道:“既然这件事都已经结束了,他以后或许再也不来了!”

    再赏了一番月,便回房熏被睡下。

    (一秒记住无弹窗小说网www.NB80S.COM)
新书推荐: 星际修真的日常 回到战国当赵括 空战之王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地下城的一百万种活法 反派的猫会种田 影后的绯闻人生 踏星录 吞噬星空 绝世战神(沈七夜林初雪)